好听的纯音乐
主页 > 好听的纯音乐 >

只要2980元批量生产“罗永浩”有秘方?记者卧底揭秘

发布日期:2022-06-12 13:52   来源:未知   阅读:

  “要暴富,搞直播”,短视频变现正当风口,成为短视频创作者开直播卖货,或许可以一跃“龙门”,像彼时的“行业冥灯”罗永浩一般1年内还清4亿债务,不少人为此心动不已。

  2022年以来,三湘都市报记者长期暗访发现,多家注册地址在长沙市高新区的公司将旗下导师包装成抖音官方培训导师,授课中晒出多个月入超10万的“成功案例”,诱导全职宝妈、应届毕业生、退休老人、孤注一掷的中小创业者拿出存款甚至借钱抢占短视频变现学习名额。

  然而,从接收所谓的官方课件到“抖音名师”言传身教开始,这些普通的抖音用户可能只是踩进了一个洗脑式授课、“逼单”诱导消费、服务环节的敷衍搪塞的闭环式陷阱中。

  (梁一凡在自我介绍中写道,已帮助近千名学员实现兼职、抖音月收入过万元,同时是3000万抖音粉丝的幕后操盘手。)

  2022年初,三湘都市报记者应聘进入长沙高新区麓谷企业广场C4栋1104长沙市依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依麦网络”),从事“抖音引流专员”的岗位在该机构进行卧底调查。

  应聘成功后,三湘都市报记者进行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从“抖音创作者学习中心”、“抖音小助手”、“剪映小助手”等官方认证帐号的粉丝列表中寻找“猎物”。先以“抖音官方客服老师”的身份添加用户微信,发送免费涨粉实用技巧、养号教程、电商带货实操指南,再向推荐其学习每天14点、19点30分的两节“资深导师一对一辅导”公开课。

  日常工作中,依麦网络负责人卢泫谷常念叨,从数以千万计的用户中寻找“猎物”也有一定技巧,“全职宝妈、应届毕业生、退休老人、孤注一掷的中小创业者,越是身处逆境想拉着短视频培训这根‘救命索’一夜暴富的人,交钱一对一学习的几率也就越大。”

  员工人手一份的聊单话术中,涉及如何获取抖音用户信任、信任度高的学员如何“逼单”、解决用户顾虑等常见问题解决方案。诱导用户付款时,还会不断向输入在“腾讯课堂官方上交70万保证金”、“腾讯官方背书”等关键词进一步击破用户的心理防线。

  所有进入公开课的用户,早已被暗中标好了价码。在员工使用的欧畅云辅助平台上,用户是通过谁的引流连接进入课堂、观看时长、互动次数、所在地区、浏览器系统、IP地址均一目了然。

  所谓的官方直播课结束后,那些观看时长、互动次数较高的用户若没有缴纳2980元报名“一对一弟子班” ,员工还将询问其听课感受及未报名原因,在接下来的几天甚至几周之内发送不同的“学习资料”或上课链接。

  然而,这只是诱导用户付费的第一环,“抖音引流专员”背后,还有抖音授课讲师、客服老师等岗位。这也意味着,从接收所谓的官方课件到“抖音名师”言传身教开始,这些普通的抖音用户便踩进一个洗脑式授课、“逼单”诱导消费、服务环节的敷衍搪塞的闭环式陷阱中。

  该公司员工的底薪、销售提成、优秀员工评选均与当月签单的数量有关。卢泫谷还提到,每天至少都有十几位全国各地的用户缴纳学费,每月能为公司创造近百万的销售业绩。

  爱企查显示,依麦网络持股30%的赵云鹏,就是湖南博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而这家公司在湖南日报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有超10起涉嫌短视频运营培训虚假宣传的投诉。

  (公司一角摆放着数十台用于销售的手机,部分手机实名注册的抖音号因关注人数过多曾被封号。)

  水面之上,短视频、电商带货造富梦美轮美奂;水面之下,电商培训“割韭菜”刀光剑影。明知希望渺茫,依旧不乏前赴后继,希望跻身一夜暴富名单的“普通人们”。究竟是谁在听课?

  3月5日19点30分,湖南博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讲师梁一凡的直播课开始。他在自我介绍中写道,已帮助近千名学院实现兼职、抖音月收入过万元,同时是3000万抖音粉丝的幕后操盘手。2小时内,梁一凡晒出无数“商业头衔”及培训学员的成功案例;在他展示微信零钱100.6万的截图时,评论区更是引起一阵骚动。

  期间,梁一凡拿出爱奇艺自媒体号“凡哥娱乐”后台截图举例,仅做了52天的帐号就有了总播放量4718.5万、总收入91748.36元、总粉丝数3253人的转化成绩,“从16年做抖音到现在,这是我做的最垃圾的一个帐号。”

  而三湘都市报记者发现,在爱奇艺官网,“凡哥娱乐”帐号从注册起仅发布一条视频,粉丝数、获赞数均为0,其展示的显赫成绩更是无从考究。

  直播中,梁一凡还多次提到“短视频已成了你不得不踩的风口”、“抖音是可复制的成功”,自己作为抖音官方签约导师,能获得流量、供应链等资源倾斜,“高考都可以走后门,只是你没有这个人脉关系。跟着我做抖音,卖抖音平台的货,相当于官方给你开后门,每条发布的视频保底播放量都能达到20万,这是一门稳赚不赔的暴利生意。”

  “我不差弟子,也不差钱。一次付费2980元就获得终身学习机会,现在赚钱的机会摆在自己手上,能不能抢到8个名额靠自己。”21点,直播课程接近尾声,梁一凡开始营造学习名额紧张的焦虑,怂恿灵活资金不够的用户刷花呗、信用卡甚至借钱报名学习,以此达到卖课和培训变现的目的。

  小米创始人雷军曾说,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眼下,电商培训似乎成为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企查查数据显示,中国现存电商培训相关企业2880家;2021年前10月,新增电商培训相关企业161家。三湘都市报记者长期观察发现,这些假借抖音官方导师之名卖课的操盘者,要么主打个人IP,“讲师”都颇为默契地拥有多年实战经验、头顶无数“商业头衔”,依靠着前期积累的粉丝变现也成了轻而易举的事。

  那么,缴纳2980元成为导师的关门弟子后,真的能平步青云、改变家庭命运吗?

  “讲师上课时承诺,发一个视频280元,一个月坚持发30条,6000元便可轻松到手。真正缴费报名后,录播课程中只有简单的基础课程,这些内容网上搜搜就能学会。”山西省朔州市的邵女士曾缴纳3180元成为“湖南知新小课教育公司”的学员。

  “在讲师营造的“打鸡血”环境下,想全身而退并不容易。一旦激起我们普通人想钻空赚快钱的想法,就容易在冲动后报名。报名后,授课方会通过微信文字、图片、录播课形式培训,但与课上宣称的的‘15天必定赚回学费’完全不同。”邵女士表示,经过多番交涉,知新小课退最终还了全部学费,但在数十人的维权群中,“梦醒了”仍无法退费的学员占大多数。

  此外,投诉人李军宁提供的一份其与湖南博闻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签署的《博闻教育短视频运营培训合同》中写着,乙方不得以无时间学习、学不会、家人不同意等个人原因提出退款退学,若出现甲方终止课程、甲方无法完成课程培训等情形,乙方还得支付88元/节直播费用、25%视频费用、5%服务费及3%手续费。

  “对于短视频授课公司而言,消费者属于弱势一方,很多人由于维权成本过高而放弃维权。”业内人士认为,若该公司存在侵权行为,权责界定不难,难在取证。例如,讲师授课时的高额回报服务并未在合同中载明,消费者如果缺乏法律意识,没有保留和收集相关证据,事后再收集是非常困难的。

  三湘都市报记者统计发现,在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新浪旗下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超上百名消费者表示被“2980元VIP短视频培训课程”忽悠了,投诉对象涉及湖南知新小课教育公司、湖南一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湖南亿商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湖南优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注册地址在长沙市高新区的公司。

  2021年8月27日,认证为长沙高新市场监管官方微信公众号曾发文称,2021年以来,该局接到的教育培训机构退费纠纷数量与日俱增、居高不下,湖南睿博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湖南轻学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更是被列入投诉数量大、调处成功率低的教育培训机构名单中,这两家公司同样有涉嫌短视频运营培训虚假宣传的投诉。

  3月15日,三湘都市报记者从省消保委获悉,2021年,全省消保委系统共受理教育培训类的消费投诉818起,比2020年同期增长了378%。“消费者在选择教育培训前一定要按需而行,事先核实办学许可证、营业执照、讲师师资证明等资质,不要一次性缴纳大额资金。”省消保委副秘书长张前提醒,消费者一旦遇到消费教育培训纠纷,可以向教育行政部门及市场监管部门投诉举报。

  此外,长沙市市场监管局高新区执法大队负责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大队将联合长沙高新区市场监管局对“短视频培训”进行核查处理。若您也遇到“短视频培训骗局”,可拨打与我们取得联系,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强对流天气蓝色预警 北京山东等7省区市有雷暴大风 内